繁体版 简体版
38看书 > 军事 > 门阀赘婿 > 第九二二章 百年一遇

上楼探望。

不久唐灵儿也登楼探望,看看小侄子长什么样。

这时小乔才问出心中疑惑:“……奇怪,前一刻还说战况危急,不出两个时辰怎又有捷报送来?莫非安国公在两个时辰之内就扭转乾坤?”

唐灵儿轻抚摇篮,转过身来,轻声道:“第一封战报发出时,暴雨倾盆,驿马难行,故而迟缓;第二封战报也是差不多遭遇,可有先前驿兵指引道路,倒是比第一封跑得快些;可当第三封战报发出时,洪水退去,驿马疾驰。所以这三份战报送来的时间很近。可是从战报上留下的日期来看,却是相隔七日之久。”

“哦,原来如此。”小乔欣慰点头,想起什么,又道:“不知国公爷何时能回……”

小乔的话还没说完,王珣登上楼来:“报郡主,秦王回来了。”

“有急事?”

……

刚才在朝堂上,是康王和贤王两派吵,吵得激烈。可这件事与门阀无关,唐、孟、西门三家代表人无所事事,还要陪在一旁听着,听得头晕脑胀,极不耐烦。

两派人在争西宁观察使和司马之职。

康王派说,此一战康王亲赴沙场,又冒险亲临西宁受降,功勋卓著。因此,西宁观察使和司马之职应由康王任命。

这时贤王派咆哮而起,高呼:贤王世子赵锵此一战勇不可当,而其下三个师损失最为惨重,两万铁血将士的命,不抵康王纳降之功呼?

曹玉簪好像故意使坏似的,坐在上头不吭声,小皇帝赵策昏昏欲睡。

曹玉簪一时不散朝,孟丹青、西门真森、唐恂就不能离席。后来西门真森受够了,当起和事佬。让贤王、康王各任命一个也就是了。结果两派又争观察使之职,争得脸红脖子粗,怒目瞪视,似有肉啖之意。

这时小皇帝睡着了。

要说赵策这孩子也是个奇葩,或许是他从小儿在朝堂上长大的缘故,已经见惯群臣争吵。以前他还知道害怕,不时嚎哭,可后来习惯了,一听群臣吵架他就犯困。

“好了,别争了。”曹玉簪懒洋洋地道:“观察使与司马平权。众卿以为如何?”

大家就在等她这句话呢,一言既出,聒噪之声立停,朝堂散去。

战争结束,秦王心情也是极好的,可作为摄政王,他根本闲不下来。这不,曹玉簪又给苏御出难题,让苏御去唐家要钱。

说来,曹玉簪并非无理取闹。先前为了战争,曹玉簪给唐振准备的钱粮足够打一年。可现在三个多月就打完,那么剩下七个月的钱粮,就应该还回来。

可是与唐家要钱,就好比虎口夺肉,狗嘴抢包子,并不容易。

虽然收复河西,可唐家依然负债累累,整个长安道都是百废待兴的局面,最是用钱的时候。

不久,唐灵儿回到宵凤阁,见秦王正坐在榻上与完颜清下五子棋,孔吉背着手,诛邪骏抱着手,站在一旁观看。见郡主上来了,孩子们抱着棋盘跑出去。

“殿下有何要紧事?”

“曹玉簪要钱。”

“哦…”唐灵儿坐了下来:“钱粮账目都在长安,我这里没有。不过我可以让十哥把账送来。”

苏御眯眼不吭声。

唐灵儿坏笑:“我们唐家是不会赖账的。”

苏御苦笑一声:“现在国库空虚,若这笔钱能回来一部分,就不用推行新政了。我这次去汉中看得清楚,但凡一项新政出现,能办好的只是少数。大部分都成了权势之人捞钱的借口。”

唐灵儿道:“照你这样说,那以就别发布新政策了?”

苏御眉毛一挑:“无非必要,真的就应该少出政策。政策越多,部门越多,权贵越富,百姓越苦。真正能落到百姓手里的好处,都已经不知被扒多少层皮了。”

苏御拿起一颗橘子:“把最好吃的果汁吞下,咀嚼果肉,最后能把嚼烂发苦的果皮吐给百姓,就算不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