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8看书 > 军事 > 门阀赘婿 > 第九二二章 百年一遇

往年河西多旱少雨,可今年却一反常态,三月变天,暴雨倾盆。

河西之地,要么不发水,要发就是排山倒海。只因此处北邻崇山峻岭,南面青藏高原,将这河西古道压成一道天堑长沟。连续几日暴雨,洪水奔流,泥沙翻滚,浆黄一片,水过之处房倒屋塌,树倒墙崩。

当然,在暴雨来临之前,匈戾骑兵已通过玉门关,急速向东,兵抵武威。三月初四匈戾人顺着张掖河东进,三月初六雨夜偷袭梁军左翼,包围赵锵部。赵锵率三师突围不成,反而被困得更紧。

见形势不妙,安国公在大雨中退兵琵琶山、乌城守捉,形成掎角之势。铁骑第八师、弓骑第二师在和戎城观察形势,待机策应赵锵突围。

可赵锵一直未能闯出来,王操天却带兵撤退,一直退到琵琶山。

唐振问王操天,为何无命撤兵。王操天说,暴雨不停,和戎城已陷水中,再不撤退,重骑深陷泥潭,第八师想走也走不成了。

王操天此言倒是给唐振灵感,效仿当年关云长水淹七军。但凡能掘开的水堤全部掘开,恰逢此时暴雨更盛,只见水墙翻滚,直奔武威而去。

黄土路突然变得泥泞不堪,匈戾骑兵深陷泥沼寸步难行。洪水持续,附近几百里好似*洋大海,波涛汹涌。往日山岗,此时更像孤岛沙洲。桑腊、匈戾各部首尾不能相顾,各自寻地暂驻。

忽见舸舰,竟是安国公乘船而来,几千竹筏木筏,承载梁朝将士,对沙洲之敌各个击破。敌军之所以强横,就是因为有骑兵纵横驰骋。如今马不能行,仅靠步兵列阵,他们岂能是梁朝对手。

暴雨中,安国公杀敌九万,俘虏七万,缴获战马军械无数,一举收复武威。

战争形式急转,桑腊王慕容坤逃向西宁,却被国师欧阳锟在土楼山拦截擒杀,遂立小王子慕容渠为桑腊王,割慕容坤之首,献西征大帅唐振,并送来称臣降表。

安国公勃然大笑,再无后顾之忧,把受降之事交给康王赵棣,再命神策第二、第八师继续西进,收复张掖、酒泉、敦煌,一举打通河西走廊,连通交河城,恢复当年安西都护府,开疆三千里,拓土到葱岭。

可这时赵棣却道:不能打张掖和酒泉,因为这是他和桑腊国师欧阳锟的约定。

唐振道:那是你的约定,不是我的约定!

唐振拍案而起:“告诉欧阳锟,能给他留西宁府,算是对他照顾。从此桑腊设酋长,慕容家族世袭罔替,管束当地鲜卑人和羌人,维护部族稳定。西宁府要设观察使监督文教,设司马监督道府兵。道府兵不允许超一千二百人,否则灭之。”

……

曹太后宣布河西获胜的消息,群臣欢呼,喜极而泣。消息传到民间,百姓欢呼雀跃,哭喊着奔走相告。自发举着标语,挥舞小旗,见首不见尾的长队涌入清化坊,在国公府门前搭台唱戏,放炮擂鼓。鞭炮声灭了又响,此起彼伏。

百姓之所以开心,当然有为自己考虑的因素,但不得不说,几乎每个神州男儿心中都有凌云之志报国情怀。河西犹如咽喉,被人卡脖子的感觉很不舒服。如今被安国公一拳击碎,怎不大快人心。

这一战仅仅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国力消耗不是很大。西北毒瘤恶患一招祛除,桑腊再无还手之力。打通河西走廊的同时,恢复对安西都护府的控制,收复面积之大,超出预期。

大兴三年,三月初九,辰时许,长安郡主府里传喜讯,安国公侧妃欧阳小乔诞下一名男婴,名唤唐开光。而这一日,恰是朝廷公布河西获胜的那一天。此状对于唐灵儿来说,真是多重喜事,使得喜怒不形于色的她一整天都愉悦挂相,喜不自胜。

郡主府一如往常,郡主开心大家都开心,一忽儿都去小西楼探望小乔。

此时秦王还在朝堂议事,也不知在议论些什么,据说朝堂上争吵得很是激烈。这些事都是唐宽提前回家说的。但此时朝堂上吵的问题与唐家关系不大,所以也就没再言传。

欧阳镜知道女儿临盆,昨天晚上就守在小西院,在分娩时,忽而听到女儿疼痛嚎叫之声,欧阳镜的心提到嗓子眼儿。忽听小公子哇哇哭鸣,欧阳镜一蹦多高。高兴之余,给面前所有人发喜钱,不一会儿的功夫,一袋子金币就见底儿。

小嬛获得一块金币,喜滋滋跑去唐翡唐翠面前显摆,唐翡唐翠小姐妹也去找欧阳镜讨喜钱,也不知此时欧阳镜兜里尚有钱否。

小公子上午出生,为防风,避不见人。

到了下午,产妇稳定,小公子酣睡,欧阳镜等人才陆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