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二十二章 反咬(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因着苏雪薇的出现,整个黄土源上的火焰,就像赶潮的江水一般涌了过来。火焰越升越高,像一个接天的通道一般将云草几个围在了中间。早在地底窜出凤火的时候,云草就想着从顶上飞出去。谁知道从天而降的火团挡住了她的去处。这还不算,融入到火牢上的火团,慢慢的竟催生出了片片火羽,且一片连着一片,像一个蛋一样将他们几个围了起来。

    云草不得不暂避锋芒,往后连退了数丈。因着身怀天火的原因,云草倒也不慌,祁雨也还好,只苏雪薇像一条快要风干的干鱼一般喘着粗气。云草倒不同情她,她可没忘记是谁惹得祸。只心里诧异,苏雪薇怎的没有躲进她那个神秘的空间里去?

    “云前辈,看在瑶姐姐的面上,还请救救我。”苏雪薇强撑着身子道。脸上一派哀戚之色,看着好不可怜。

    “我如今自顾不暇,哪里还顾得上你,你以为我是谁?且如今都到了这般境地,难不成你还不愿交出补魂草?”云草冷声道。

    “不管前辈相不相信,我还是要说,补魂草不在我手里,而是在白凝霜手里。前辈,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毕竟你手里连让人返老还童的神药都有。”苏雪薇忍着心里的烦躁道。在仙府府灵的指引下,她顺利的摘得了引魂花,正要将补魂草也挖了的时候,白凝霜忽然闯了进来。她自知不是其对手,便想着躲入仙府中去。谁知还未进去,藏虚戒就被白凝霜夺了去。白凝霜强抹去了她留在藏虚戒上的神魂烙印,在巫姬来的前一刻盾入了仙府中。而她被留在树洞中,还没找到藏身的地方就被巫姬发现了。好在她身上还有着好几件先祖留下的宝贝,所以才逃出了万鬼渊,到了黄土源。谁知巫姬以为是她得了补魂草,所以一直跟着她。即便她使用了一张仙品的神隐符,依然被找了出来。现在想来,白凝霜估摸着早就盯上她了。

    “哦?补魂草不在你手里,巫姬为何却追着你到了这里?你一个才筑基的小修士,又是怎的避开堪比化神期的妖修?还有,我手里有返老还童的神药,我怎么不知道?”云草不动声色的道。

    “我树人岛的事,是我对不起小容。不过我不是有意的,我没想到后果会那么严重。离开树人岛后我非常的后悔,便想着回去跟小容道个歉,祈求小容的原谅,谁知道小容已经恢复了,连着秋伯他们也都没事。除了你,还能有谁会帮小容。云前辈,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救救我吧?你心善能救一个异族,为何却不愿意救救我呢?”苏雪薇哭着道。泪眼婆娑中,忽见着祁雨正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心中忽的一动,想着要不要求求这位。

    云草听了很是无语,干脆没理她,抬头朝天上看去,心里想着巫姬下来后,要怎么解释自己与苏雪薇不是一伙的。

    苏雪薇见云草如此,心中着实恼恨。可她失了依仗,再不敢大声说话,只好含泪看着祁雨,希望能博得一两分怜悯之心。在这样下去,不等巫姬亲自下手,她就要活活被火烤死。

    “你看着我作甚?我可救不了你。你既敢偷补魂草,难道没有想过后果?”祁雨摊了摊手道。

    “公子有所不知,我本不知什么补魂草。白凝霜破了重九点香阵,我被一个恶鬼扯进了恶鬼原。恶鬼们闻到活人气息,自是追着我跑。所幸我手里有几张入品的隐身符,这才一路东躲西藏的入了万鬼渊。因着那渊底有一棵白桑,白桑的树干上又有一个极大的树洞,我便想着进去躲一躲,谁知就见着一株清幽的碧草。我见那草灵性十足,开的花有些像传说中的引魂花,一时贪心便摘了下来。不瞒你说,我本是想着连那株灵草也挖下来的,谁知道白凝霜也躲进了树洞。我自是不敌她,所以退到了一边。白凝霜得了补魂草就消失了,而我正好被赶来的巫前辈看见了,所以才会误以为我得了补魂草。若不是云前辈提起,我还不知道那灵草就是补魂草。若是公子愿意相帮,我愿意将引魂花做为谢礼献给公子。”苏雪薇一咬牙道。

    “我倒是想要引魂花,不过我打不赢巫姬,你还是去求她吧?”祁雨抬起头道。

    巫姬已经恢复了人身,飞下来的时候脸上带着浓重的戾气。苏雪薇原本就是强撑着,等巫姬身上的威压铺天盖地的压了过来后,猛的吐出了一口鲜血。见着云草稳稳的站在前面,心里暗恨对方见死不救,眼珠转了下后,忽的指着云草大声道“巫前辈,我也是听命行事,借我一千个胆我也不敢在你面前作祟。是她,是她与白凝霜暗中勾结,又以小人性命相挟,小人这才斗胆去摘那补魂草。”

    云草听了大怒,还未来的及为自己辩解,就听见巫姬轻哼了一声。那声音凝成一线,无声的进入了云草的识海,对着云草的元神就刺了上去。云草眼前一黑,差点就倒下了,好在祁雨扶了她一把。只上半身不可抑制的朝前倾去,吐出了好几口鲜血来。此时的云草就如大海里的小木船,猛的被惊天骇浪迎头拍下,没有翻船已是万幸。

    苏雪薇见云草受了重伤,心里生初出了丝快意。转而又觉得可惜,若是死了岂不是更好,不然即便此次脱了嫌疑,云草也不会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