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零九章 冥海(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沿着溯洄河,整整往北飞了三个月,云草这才见着大长老口中的黑石树。黑石树约莫两丈多高,叶子像招手的巨掌,远远看着像一块石雕。云草在树身上摸索了好一阵,这才找到一块指甲盖大的小石头。待她轻轻一按,就见黑石树靠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足够一人爬过去的树洞,她忙跳了进去,阿呱带着玉生紧跟其后。至于双叶,却是跟着屠龙去了黄河境。她的长生坞太小了些,她又是个闲不住的,所以云草就让她跟着屠龙去了黄河境,一来两个可以做个伴,二来也能改善改善黄河境的环境。那满目的黄土,加上一条浑浊的大河,实在让人看着糟心,难怪屠龙不愿意待在里面。双叶进去了以后,干劲很大,立马叫出了自己的两个小弟,干起了植树造林的大业。屠龙见此,自是喜不自禁,没有谁比它更热切的希望黄河境能多点绿意,所以也急吼吼的加入了进去。

    却说进洞以后,也不知绕了多少个弯,这才听到了水滴落下来的声音。云草寻声过去,很快就见着一个浅浅的海湾。再往外看,便见着无边的黑水,黑水里隐隐能见着座座黑色的高山。冥海,又名圆海,海水正黑,无风而洪波百丈,说的可不就是眼前之景。

    “这就是冥海?”玉生睁大了眼。

    “呱。”阿呱兴奋的叫了一声后,就跳进了海里,转瞬又没入了浪里。

    “阿呱,快回来。”玉生大声叫道。在大长老的诉说中,冥海里隐藏着数不清的危险。

    “别担心,阿呱不会有事的。你或许还不知道,阿呱是吞天蛙,类同蛮荒凶兽饕餮。想是莲花生大士的妖宠,因着你与莲花生大士同源,这才又跟了你。”云草偏头说道。

    “我不知道。我自有了意识,阿呱就在我身边。咦,阿云你的意思是不是说阿呱很厉害?”玉生后知后觉的问。

    “嗯。”云草刚点头,就见着阿呱跳上了岸,嘴里还叼着一条浑身是刺的怪鱼。这怪鱼不大,足有一尺多长,头被阿呱含住,尾巴正甩的起劲。阿呱并不吃它,反倒是将它甩在地上,用自己厚厚的脚蹼踩住它的尾巴后,这才对着玉生“呱呱呱”的叫了起来。

    “阿呱,你要吃鱼?可我不会做鱼汤。”玉生惊讶的看着阿呱脚下的怪鱼道。

    阿呱听了,又去看云草。

    “我倒是会煮,赶了一个月的路,也是时候清闲清闲。”云草说着弯腰抓起阿呱脚下的怪鱼。

    “呱。”阿呱开心的叫了一声,又跳入了海里。不一会,就又甩上来好几条其它种类的鱼。

    云草对于收拾鱼十分有心得,手下的动作干净利落,没过多久,剔了刺的鱼就都滑下了锅,开始在咕咚咕咚的汤水里翻滚。等鱼香味传出来的时候,阿呱的口水都快流了一地。玉生是草木之灵,自不喜吃鱼,所以一锅的鱼汤都进了阿呱和云草的肚子。

    吃完了鱼,阿呱一个翻身,将自己鼓起来的白肚皮朝上,舒服的躺在一块石板上。自跟了莲花生大士后,它就极少碰荤腥。这对于一个无肉不欢的妖兽来说,实在不是件好事。不过它阿呱是只知足常乐的好蛙,所以并不是不能忍,谁叫莲花生大士救过它的命呢。若是那一日死在枯塘,一样是吃不得荤腥,如今的日子都是捡来的。要是玉生不做佛修就好了,这样它阿呱也就可以继续破戒了。想到这里,它忍不住打了个嗝,四肢放松,任凭海风从它的肚子上拂过。

    云草盘坐在一边的石头上,面前的炉子上已经换成了凝月壶,阵阵清香从壶嘴里冒出。

    “阿云,壶里煮的是什么东西?真香。”玉生凑过去问。

    “茶,等会好了,你也试试。”云草说着掏出来个没用过的青玉杯递了过去。

    “阿云,这杯子可真好看,我瞧着跟才用过的玉碗是一套的。”玉生瞧着杯身上的青莲道。

    “这莲花盏是我昔日里得的,连着那碗,你若喜欢一起送给你好了。似这一类的杯盏,外面多的是,并不是什么稀罕物。”云草笑着道。

    “呱。”正吹着风的阿呱忽的翻身坐起,用自己前面的两只脚蹼比了比,那样子分明是在说它也要一只。

    “阿呱若是喜欢,也送你一只便是。”云草忍俊不禁。

    “呱。”阿呱欢喜的朝云草拜了拜,这才对玉生叫了两声。玉生谢了云草,这才将阿呱那只碗也收进了莲花塔。

    两人一蛙品了回茶,这才准备前往海中的那座树形高山。还未起身,远远的就见着个游魂飘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一个黑袍鬼修。

    “云大人,果然是你。”游林高兴的喊道。他这一喊,倒是让紧跟着他的鬼修一惊。待见着云草,那鬼修二话不说,化作一阵黑烟没入了翻腾的海水里。

    “游林?你怎的在这里?徐道友和谢师兄几个呢?”云草诧异的道。

    “我跟他们几个走散了。”游林一屁股坐在地上道。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可跟追在你后面的鬼修有关?若是,我先捉了他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