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六十五章 乌蒙(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云草细想了一回,这才想起自己的确有这么一块令牌,只是时间有些久远,一时没有记起来。“我身上的确有这么一块令牌,只你却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这个。”姬瑶抬手,手里多了一块巴掌大的令牌。

    云草细瞅了瞅,发现这令牌跟飞巫令一般大小,只面上却是一条蜿蜒的长河,河里还停着一只白色的长颈鸟。“这是?”

    “白巫令,我白巫族的掌宗令牌。原本我将它传给了姬莜,谁知白羽又将它给偷了出来。”姬瑶点了点令牌上的白鸟。一只红红的鸟嘴从令牌里钻了出来,轻轻的在姬瑶手心啄了啄。

    “这么说的话,飞巫令是飞巫宗的宗令?姬前辈却为何没有将它收回去?”云草疑惑的道。

    “姬前辈?”姬瑶神思微动。

    “你想来不知道,南大陆曾有一个飞巫宗,姬前辈便是飞巫宗的第一任宗主。”云草解释道。

    “姬姓?按理说该是我白巫族族人,为何却成了飞巫宗的宗主?”姬瑶面露疑惑。

    “这我倒不知。只南大陆早在万年前便沉入海底,飞巫宗宗众也早不知去向。如今的飞巫宗早被海兽占据,你如今去了也是无用。便是我,也没见着姬前辈本人。至于这飞巫令,却是我在飞巫宗寻的。前些年,不少人前往南大陆寻找仙宗,我因为一些缘故也跟着去了,这才得了飞巫令。”云草缓缓道,算是解释飞巫令为何在自己手里,不然再来场误会可就不妙。姬瑶能以一己之力灭了乾阳大天尊的分魂,可见修为必在她之上。

    “原来如此,我原还想着去飞巫宗看看。对了,你可有见过乌蒙?”姬瑶点了点头。

    “乌蒙?这又是谁?”云草不解。

    “这却是奇了,你没得到乌蒙的认可,为何飞巫令却依然在你手里,想来你与飞巫族定是有些渊源。你有所不知,每一块巫族宗令里都住着一只灵巫,比如白羽。相传,天地初开的时候,飞巫族住在黑山,山上寸草不生,终年弥漫着灰雾,只在山顶有一颗黑漆漆的无叶树。这棵树高的很,样子生的也怪,没有一只鸟愿意在上停留,唯有一只浑身冒着死气的灰乌鸦,整日里站在树顶,用它那灰白的眼珠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太阳,飞巫族以为神乌,奉它为图腾。后来飞巫族被迫离开黑山,族长便让人伐枝做了令牌,替代了原有的飞巫令,引了这只灰乌鸦一同离开。这只灰乌鸦就是乌蒙,飞巫一族的灵巫。”姬瑶解释道,这也是为何她会亲近云草和谢星辰的缘故。大凡灵巫,都性喜心思纯净之人。

    “倒是没见过。”云草看了眼冒了个头出来的白羽,想了想,将那块扔在角落里的飞巫令给取了出来。

    谢星辰一边警戒,一边听着她俩说话。只可惜不知所言,所以有些晕晕乎乎,却到底忍着没有多问。

    “白羽,你过去瞧瞧。”姬瑶说着拍了拍白羽的头。

    白光一闪,白羽就从白乌令里钻了出来。只见它挥了挥翅膀,一片洁白的羽毛就飞了过来,到云草近前的时候慢慢虚化,慢慢的就溶进了飞巫令里。

    “哇”一道粗劣嘶哑的声音忽然从飞巫令里传来,听起来苍凉的很。灰色的死气跟着从飞巫令里溢出,将整块飞巫令笼罩起来。等云草将死气挥去,就见着令牌面上的黑山上多了一根树枝,枝上站着一只黑乌鸦。

    “啾啾”白羽将头凑了过来。

    “哇哇……”一只浑身灰扑扑的乌鸦从飞巫令里飞了出来,死鱼般的眼睛凶狠的看着白羽,吓得白羽往回缩了缩头。

    “这怎么比丑丑还丑。“谢星辰看着眼前的怪鸟忍不住道。

    “哇哇……”乌蒙瞬间扭头看过去。

    “不许欺负小谢。”眼见乌蒙就要冲过去,姬瑶一把将它给抱住。

    “哇哇……”乌蒙的死鱼眼一翻,脑袋耷拉了下来,更丑了。

    “你本来就丑,有什么好生气的。对了,你为何跟着阿云?”姬瑶伸只点了点乌蒙的头。

    乌蒙却是理也不理姬瑶,反而拿眼去看云草,灰白的眼珠咕噜噜的转了起来,“哇哇……”

    “奇怪?”姬瑶说着将乌蒙放在云草肩上。

    “它说什么?”云草偏头瞅了瞅乌蒙,这家伙忙伸头过来蹭了蹭。

    “它说你跟它同源,它又不知姬旋去了哪?所以暂时待在你身边。”姬瑶看了看云草才道。

    云草看着乌蒙身上跟小绿一般的死气若有所思,这是又被认作了同类。可是当初在南蛮海域的时候,小绿身上的死气是隐藏着的,连她都不知道,乌蒙又是怎么知道的?

    “阿云,你和小谢能不能在这里等等?我想问乌蒙些事?”姬瑶低头想了想方道。

    “自然可以。”云草说着将还在蹭自己脸的乌蒙给扒下来,送到姬瑶手上。

    乌蒙一脸不情愿,嘴里还“哇哇”的叫着,可惜云草听不懂。

    等姬瑶带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