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八十九章 小比(三)(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很快,云草就迎来了第三场比试。对方她也认识,正是肖重山的小师妹柳湘灵。当年在灵山会的时候,云草也只是匆匆一瞥,并没怎么注意。如今因着肖重山的关系,她却是忍不住细细瞅了柳湘灵两眼。只见柳湘灵微仰着头,嘴角边携着浅淡的笑容,让人忍不住想起夏天池,塘里的青莲。她那似蹙非蹙的细眉,以及萦绕在她身上若有若无的轻愁,都让她显得有些神秘。她今日穿着一袭烟青色的长裙,从天上飞下来的时候,如雾般轻软的裙摆徐徐荡开,简直就是书里描述的女仙模样,端的是清雅脱俗。

    云草轻叹一声,心道肖重山不冤。

    “明山宗,柳湘灵。”柳湘灵轻启朱唇。

    “灵寂宗,云草。”云草回礼。

    “净水青莲的事,是我说漏了嘴,还望云道友莫怪大师兄。”柳湘灵布下一个隔音禁制后,这才细声说。

    “事情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云草淡淡的说。

    “我知道,痛失珍宝,道友心里有怨也是该的。只你要怨便怨我吧,千万别怪大师兄。这么多年,除了我们几个师兄妹,我还没见他与谁交好过,他这个人心气傲着呢。如今可别因着我,害得你们生了罅隙。”柳湘灵深深的看了眼云草才道,她是知道的,肖重山离开之前去了灵寂宗。若不是爹将他找回来,说不得大师兄已经去了大荒。

    “柳道友放心,一码归一码,这我还是知道的。”云草点点头。

    “若是可以,还请云道友劝劝师兄。情之一字,强求不得。”柳湘灵愣了下才接着道。

    “呵,柳道友说的对。只你也放心好了,缘生缘尽,有时候不过刹那光阴。再不济,时光总会冲淡一切的。”云草轻笑一声才道。

    “云道友大概是误会了,我只是想着道友是师兄的好友,想来你的话,师兄自然听的进去,所以才会有此一说。大荒凶险之极,不可去也。”柳湘灵脸白了白才道。

    云草点头表示明白,并没有再开口回答柳湘灵的话,因为问名崖上的钟声已经响了起来。人世间,至清至正之人有,但少之又少,大多的人都带着些毛病,只可大可小罢了。柳湘灵拿肖重山的东西献佛,自然让人不耻,可到底也是肖重山自己愿意送的,旁人自不好多言。

    柳湘灵见此,也没再多说,只眉头蹙的更紧了。忍不住埋怨起林殊言来,若不是他无意中将净水清莲的消息漏给了镜花神君,哪里会多出这么些事来。最可恨的是萧雨,竟敢将此事传出去,虽多有人不信,到底有损她的清誉。若是名声悔了,林家的那位老祖想来是不会让她嫁过去的。想起幼时听到的那个秘密,柳湘灵咬了咬嘴唇,暗暗想着回去以后定要舍些脸面,先讨好讨好那位矫情的表舅母再说。

    虽然柳湘灵只是金丹初期,云草却并没轻视她。待幻碧出来,她这才纵身一跃,如惊鸿掠影一般,眨眼间来到柳湘灵面前。就在云草的剑快要到柳湘灵近前的时候,如匹练般的金色光芒忽地将柳湘灵罩的严严实实。这一层金光,就如水纹一般向外荡去,幻碧刚碰到它就偏了方向。云草收了剑势,双脚轻点,待往后退了半丈路后,这才定睛看去,只见着一个金灿灿的金项圈正浮在柳湘灵胸前。这金项圈的样子朴实的很,约莫手指粗的项圈下挂着三把小金锁。云草想了下,只到底没想出这金项圈的来历来。只好旋身而起,手中的长剑在半空中留下一串残影后,这才携着风雷,再次朝着柳湘灵劈去。只见着脚底下的落雨荷忽的卷了边,透明的水泡剧烈的晃动起来。待雷声再次轰鸣时,一道青色的剑光应声而下。

    因着有太乙金精锁在,柳湘灵并没多担心。只她的修为到底与云草相差太大,想赢的话只能出奇招。如今云草并没有出全力,倒是一个极好的机会。这样想着,她便于金光中跳起舞来。她跳的极快,裙摆如波浪一般跟着她的动作上下起伏,到最后只能见着一个烟青色的影子。

    云草的剑落下的时候,再次被金光挡住了,紫色的雷电在金光上溜了一圈就消失了。只这次挡的显然没有上次那般轻松,金光罩整体往里缩了缩不说,项圈上的金锁也开了一把。云草蹙了蹙眉后,这才收了幻碧,眼见着金光罩里多了些幻蝶,她想了下就快速掐起诀来,最后于胸前结了一个莲花印。只见着星星点点的绿光从她身上飞出,斗法台上的场景也跟着变了。蓝色的水泡不见了,只见着一座又一座望不到头的高山。高山上光秃秃的,渐渐的才从土里长出株株山荷叶来。待掩在大叶下的花苞开花的时候,天上忽地下起了细雨。白色的小花迅速变的如水晶般的透明,看起来美丽极了。

    一只只幻蝶才从金光罩子里出来,就入了山荷花境。因着此中本为幻境,所以本结好阵的幻蝶们一下子散了开头,一只只如无头苍蝇一般乱飞着,似是在寻找云草。忽然,山荷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枯萎,整个山间再次变的荒无,死寂的气息弥漫在每一个角落。等到最后一片山荷叶也枯萎了,最后一只幻蝶也消失了。倒是柳湘灵,虽在阵中,却因着太乙金精锁的原因,所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