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七十九章 虚生(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眼见着前面那汉子就要追过来,云草忙转身往镇口跑去。

    “抓住她。”那大汉刚喊完,一个头上插着根草的年轻人就挡在云草前面。

    云草一脚将他踢到一边后,很快就抱着那孩子隐入拥挤的人群中。

    待出了白头镇,云草这才将那孩子放到了地上说“以后你就跟着我好了,我一个人住在骨幽山也挺寂寞的。对了,我叫阿骨,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他们都叫我‘臭小鬼’。”那孩子愣了下才道。

    “没有名字好啊,不如我给你起一个。嗯,我可得好好想想。”云草边说边将身上的披风罩在那孩子身上。这时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阵悠扬的笛声,和着镇外洛水河里的画船渔火让人别生了一翻滋味,云草这便拍手说“不如你就叫洛笛?”

    “嗯。”洛笛故作镇定的看着云草黑黝黝的头骨。

    “你别怕,我不是坏人。我虽然是一只墨骨精,但是我从不吃人的。”云草忙摆摆手。

    “真的?”墨笛不信的问。

    “真的,我跟你说人肉是酸的,一点也不好吃。再说我们骨精吃肉干嘛,反正又不长肉。”云草下意识的说。

    “你没吃过怎么知道人肉是酸的?”洛笛悄悄退后半步说。

    “对哦,我怎么知道的?大概是有人告诉我的吧,反正我就是知道,而且我也的确没有吃过人。何况就算要吃也要吃那种身上有灵气的那种,怎么会吃你们这些凡人呢。”云草不在意的道。

    “你是妖怪?”洛笛左右看了看才小声的说。他年纪虽小,可是却是已经知了事。他自幼被几个大乞丐管着,不仅吃不好穿不暖受尽白眼,没讨到钱还要被拳打脚踢,所以早早的就有了一套自己的生存之法。眼前的这个虽然长的很可怕,可是他依然能感觉到少许的善意。

    “当然不是,妖怪多难听,我们这一族算是山精的一种。除了没有长肉和五脏腑,与你们没有什么区别的。我跟你说这做一只骨精可是比做人好多啦,没有肉身的累赘不说,不出意外的话大概能活很久很久。”云草解释道。

    “那你岂不是很厉害?我听阿生哥哥说你们这种山精均是夺山川的精气所生。”洛笛又问,

    “额这是当然。”云草说着将自己的左手臂卸了下来递给洛笛看了看,然后再喀嚓一声将它安了上去。

    “怎么样?厉害吧?更厉害的还在后面。”云草说着又伸出右手,只见一团白色的火焰出现在她的手上。

    “真厉害。”洛笛由衷的赞道。

    “是吧。我跟你说我还会一些俗世的武功,你若是跟了我,我就都教给你好了。谁让我是一只善良的骨精呢,你这小可怜遇见我可真是行了大运。”云草收了骨火后才摸摸他的头说。

    “真的吗?”洛笛欣喜的问。

    “当然,我可是自来说一不二,欺骗小孩子我可做不出来。”云草把自己的胸排骨拍的蹦蹦作响。

    “那你什么时候教我?”洛笛急忙道。

    “嗯,等我们回了骨幽山再说,如今我们还是赶快跑吧。”云草看了眼河对面正准备尖叫的翠裙女子道。

    “鬼啊。”一声尖利的叫声瞬间划破长空。

    云草抱起洛笛飞快的过了拱桥,一溜烟就跑进了对面的林子里面。等过了不知多少座的大山,云草终于在一片荒芜的山谷里停了下来。

    “我跟你说,待会不管你见到什么,你都要静默以待。不然惹恼了那些家伙,我们可就麻烦大啦。”云草叮嘱了洛笛一声后,这才抱着洛笛直直的穿过了山墙。

    洛笛见他俩马上就要撞到山石上,刚要出声提醒就发现他们俩出现在另一个奇怪的地方。一只一丈高的骷髅头出现在眼前,从它张大的嘴巴往对面看,一条又宽又长的白骨桥正连着对岸。

    云草抱着洛笛从那只骷髅头的嘴里到了桥上,只见桥面是用晶莹如玉的大腿骨打磨以后拼成的,桥栏却是用的一具具手骨连成。而且每隔一段路桥端就立着一根墨绿色的长棍,棍子上不仅绘着古怪的花纹,还挂了一串烧着骨火的头骨。夜色森然,幽幽骨火将洛笛的脸照的惨白一片。

    “这霜骨桥用的都是死去万年多的骨头,魂魄早就不见了,不会出现什么幽灵鬼魅的。”云草体贴的摸了摸洛笛的头,可惜那孩子听了她的话抖的更是厉害。

    “你可知道桥下这条河的来历?这叫忘枯河,河上的灰气是一种很厉害的枯气,一般的东西可经不住这枯气的侵蚀,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你的骨头会被拆来做桥,何况你才这么点。”云草用小指比了一下示意他真的很小。

    “哦。”洛笛这才轻舒了口气,不过他马上又担心道“那我现在从桥上过去会不会有事?”

    “不会,这霜骨桥就是用来隔绝枯气的。”云草摇摇头。

    “阿骨回来啦。咦,你从哪里找来的小崽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