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六十三章 曾叶逢秋(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云草只看了眼这便就准备继续往前走,谁知那姑娘却叫住了她。

    “喂,你等一下。”曾叶忙抹了把眼泪就飞了下来。

    “道友找我有事?”云草疑惑的看着她道。

    “嗯,我想找你评评理。”曾叶忙道。

    “哦?你我素不相识,为何找我评理。”云草好笑的看着曾叶道。

    “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找你的,这样才显公正。”曾叶忙解释道。

    “我看不见得,若是你找一个不讲理的,这有理也变成了无理。”云草摇摇头道。

    “那你讲不讲理?”曾叶歪头想了下道。

    “我自然是讲理的。”云草点点头。

    “这不就成了。来,来,我们去那边草地上坐着说,这哭了半日我也有些累了。”曾叶说着就拉着云草过去。云草愣了一下,这便也随了她,如今她倒是想看看这小姑娘是真傻还是假傻。

    “道友一惯都是如此?”云草坐下才问。

    “什么?”曾叶不明白的道。

    “傻到不分人。”云草笑着道。

    “这倒没有,实在是今日太伤心了些,而且我怎么看你都不像是坏人。”曾叶忙摇头。

    “这好人坏人岂是眼睛能看的出来的,先把你的储物袋交出来。”云草的话说完幻碧就架在了曾叶的脖子上。

    “不交,你是好人,你在试探我。”曾叶笑嘻嘻的道。

    “是么?如此你还交不交?”幻碧轻轻的朝前伸了些,一条血线突然出现在曾叶的脖子上。

    “好疼的。你若是真要打劫,直接杀了我就是,哪里会这么多废话。我跟你说,我很聪明的。”曾叶大声叫道。

    “你应该叫我前辈。若你真的心怀不轨,我自会杀你。”云草收回幻碧道。

    “你一看修为就比我高,我那敢有不轨之心,而且我可是一个不被大家理解的良善之人。”曾叶用袖子擦了擦脖子上的血迹才说。

    “世界之大,可真是无奇不有,你说你是怎么长大的?你可知在有些人眼里,杀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众你是无心之举,可是倒在剑下的时候可是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的。”云草肃着脸道。

    “其实刚才剑架在我脖子上的时候我就后悔了的。”曾叶可怜兮兮的道。

    “你刚才不是要我评理么?快说吧。”云草这才点点头道。

    “我叫曾叶,大家都叫我叶子,你叫什么?”曾叶说着就露出了一口大白牙,笑的那叫一个灿烂。

    “我叫云草。”云草见她如此也便笑了笑。她想这姑娘可能是真傻,刚才还抱着树哭的稀里哗啦,现如今又笑颜如花。

    “呀,我们还真有缘。你名草,我名叶,难怪我一眼就看出你是好人。只是女孩子不都是叫花儿朵儿的么?”曾叶有些懊恼的道。为这名字她还跟老爹抗议过,可是老爹说叶子有叶子的好。

    “我问过我爹,我爹说我的名字是我娘起的,取自于一个叫白居易的凡人写的五言诗‘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云草沉默半响才说。夏花把她生下后不过一日就去了,去之前特意给她起的这个名字,希望她能像原野上的野草一样有着顽强的生命,而不是如娇花一般雨打花残。

    “这样说来倒也是极好的,我爹也说叶子有叶子的好。”曾叶拍手道。

    “这是自然,万物有灵,不分高低。还有你不是让我评理么?那就说说是什么事吧?”云草点点头。

    “我住在这座山后面的杏花村里,村里面住着不少的人,和我同龄的就有十几个姑娘。我们原本都极为要好的。可是现在她们理都不理我,每次见到我都装没看见。我难受,心里憋屈,所以才会躲在这里哭。”曾叶说着说着就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不哭,你可知发生了什么事?”云草安慰她道。

    “上个月我突然顿悟,一下子从炼气六层跳到炼气九层,我高兴坏了,爹娘也都很是开心。不过还没开心多久,我就发现以前和我一起玩的就都不理我了。我问她们,她们也只说一句高攀不起就走了,我一头雾水就去找了平日里跟我关系最好的翠芝。她起初也不愿说,后来被我说的气极这才说是素素姐在她们面前说漏了嘴。素素姐的意思是我性子有些傲,平日里也尽在她面前说大家的不好。如今我这修为比大家都高了好几阶,可不就更看不起她们,让大家都让着我些莫要与我计较。天知道我真的从来没有看不起大家,我也就是与她们拌嘴的时候才说她们两句。我都是当着面说的,况且她们也说过我的。其实翠芝这样说的时候,我是不信的。素素姐原是大家族的姑娘,只是不知为何却养在乡野,听说筑基以后就会被接回去。她算是我们这一群姑娘里最出色的一个,身份显贵,双灵根,人长的也极美,而且性子难得的平易近人,为人也得到大家的一致推崇。”曾叶悲愤的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