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八十章 石蕊的恐惧(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明月从小院的树缝里面照进了院子,云草几人静静的听完曲子这才往屋子里面走去。

    “师傅,你可知这是什么曲子?”南烛仰起头问。

    “师傅也不知,这还是师傅第一次听这曲子。”南山摇摇头。

    “姑姑,你知不知道?”南烛又问云草。

    “这首曲子叫《星月》,姑姑以前倒是在一个地方听过。”云草想了想说。

    “这座山峰叫幻音峰,属于碧云宗音修一脉。据说每到月亮出来的时候,山顶就会出现琴瑟合鸣的乐声。说来上次灵山会的时候,我们这些人都是住在外门的,谁知这次竟然安排我们住进了内峰。”南山不解的道。

    “师傅,我可不可以上山去打点野味吃?”茅二捂着肚子说。

    “这可不行,这里可不是灵寂山,你给我老实点,过一会林管事应该会派人送膳食来的。”南山看了他一眼说。

    “二师兄,这个给你。”南烛突然递过去一只鸡腿说。

    “还是小七对师兄最好。”茅二忙接过去吃了起来。

    “你这小子如此贪吃,以后过心动期的时候可是有的苦吃。”南山叹口气说。

    “师傅,只要我不觉的我贪吃,这又怎么会成为阻碍我的心魔。”茅二边吃边说。

    “吃你的。”茅大一巴掌拍他头上说。

    “师傅,刚才那位苏真人?”茅大有些迟疑的问。

    “来探探虚实罢了,他这人最是谨慎小心。百年前大师兄带我来参加灵山会的时候,我就见过他。这次估计是看你小师叔在,所以过来看看。他身边的那位应该就是她的小女儿,虽然看起来有些狂妄可是她也的确有些资本,只因着她是罕见的雷灵根。这来参加灵山会的都是各宗的精英,你们切不可小视。”南山肃然道。

    “师傅,原来你还有一位师兄?我们怎么从来没有看见?”陆春却突然道。

    “嗯,不仅有一位师兄,还有一个师姐,不过两人都已经有五十年没有消息呢。长明殿里的魂灯都还亮着,只是微弱的很。”南山叹口气说。

    “难怪师傅你从未提起过。”茅大点点头。

    众人坐在大堂里正说着话,突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陆冬跑过去开门,却原来是两个穿着灰色长袍的中年女人,她们二人手里各提了一个大大的食盒。两人朝着众人行礼过后,这才将食盒里的饭食端到桌子上。等众人吃完饭就各自回屋休息,一夜就这样静静的过去。因着在碧云宗云草并没有修炼,只是天微明的时候她就被院里的轻微声响吵醒。

    “怎么啦?”云草走到院子里的一个角里却看见石蕊正坐在那小声啜泣。

    “小师叔,呜呜呜”石蕊一见到云草哭的更是伤心。

    “跟师叔说说,说出来也许就不那么难受?”云草拍拍小姑娘的肩膀说。

    “小师叔,我昨晚又梦见我爹了。我又梦见他满身是血的躺在我面前。他问我为什么不为他报仇?可是半年过去我连是谁追杀我们父女都不知道?我都没有去查过。”石蕊低声说。

    “你是不是现在就想手刃仇人?”云草突然问。

    “嗯。”石蕊点点头。

    “你爹肯定不希望你整日里活在仇恨中,这只是你的潜意识。听师叔的话,等你比你的敌人还要强大的时候你再想着去报仇。你现在想着这些没有用,久了只会让仇恨渐渐蒙蔽你的双眼从而裹脚不前,又谈何报仇。”云草认真的看着她说。

    “师傅也是这么说的,我也是这样告诉我自己的。我以为半年过去我已经慢慢从那场噩梦里走了出来,可是昨天晚生的那个梦却提醒了我我一刻都未忘记。我只是将这件事埋在了心底,现如今它已经发芽,我却是越来越恐惧。我好怕它会成为我的心魔,我更恨自己不争气。明明选择做为一个修士就要有随时面临死亡的勇气,可是我的内心却是如此的懦弱不坚定,再这样下去我怕我根本就无法为爹报仇。”石蕊睁着泪眼说。

    “你要对你自己有信心。同时你也要知道哪怕你最后抱不了仇,我想你爹也不会怪你的。你爹他更希望你好好活着,快乐的活着。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你只要好好的,你爹才会真正安心。”云草摸摸她的头道。

    “真的吗?”石蕊抬头问。

    “不信你问师兄。”云草转身看着南山。

    “师傅?师兄?”石蕊惊讶的看着大家,一时又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唉,你这丫头!当日我带你回来时见你似乎没什么事,加上你这些日子又整日表现的没心没肺的,我还以为你早已经走了出来。当初救你回来以后我就托人去查了,追杀你父女俩的黑衣人很是有些古怪,似是南疆那边来的。我看你年纪小也没告诉你。我估摸着他们以为你死了,所以才没有继续找你。你也知道南疆那边的修士多养巫盅,那群疯子可不是好惹的,你没有结婴之前可不要轻举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