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三章 隐情(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云草回房没多久,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俞道友,这么晚来可有何事?”云草略有些惊讶的问。除了第一天在船头的时候她请这位喝了一杯茶以后,这位就没有跟自己说过话。

    “的确有些事,能否进门说。”俞锦的表情有些纠结。

    “俞道友请坐。”云草给她倒了杯灵茶放在她旁边说。

    “我想你可能对我有些误会。”俞锦喝了口茶又踟蹰了一会才说。

    “俞道友何出此言?”云草不知她想说什么,只是觉得她有些奇怪。

    “想必罗衣已经将我的来历告诉了你们,我的确有些轻视你们,可是我并没有恶意。至于伍柏舟,他可能没有告诉你们我是他未过门的妻子。虽然这件事是长辈们的决定,他也一直不承认。可是这婚约还在,罗衣也是知道的。至于罗衣,我以前也不认识。”俞锦有些难过的说。她自小骄傲,她不知道自己那里比不上罗衣。最初的时候她对这门婚事并不在意,只到她知道那个长着一双桃花眼的男子就是自己的未婚夫时,心里突然冒出了喜悦之情。可惜他爱上了另一个女子并且对自己熟视无睹,为了他她换下常穿的黑袍,可就在刚刚她满身的骄傲却被人狠狠的踩在地上。

    “俞道友,你们之间的事我不便多说。”云草想了想说,她不知道俞锦说的是不是真的。而且就算是真的,她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我知道,我只是心里难受,想找一个人说说话而已。”俞锦眼睛红红的,她一开始还压抑着后来不知怎的眼里出现了一颗泪珠。似是有些难为情,她用双手捂着脸,肩膀一耸一耸的,泪水终是顺着指缝悄悄流了出来。

    云草在一边有些无措,她不知道怎样去安慰眼前的女子,她只是静默的坐在那里。

    “多谢你能听我说这些,还希望你不要告诉别人。等我回去,我自会回禀师父让她解除婚约的。”良久俞锦才抹了脸上的泪水站起来说。

    “嗯。”云草点点头,这才发现她似是换了衣服,看样子倒是有些像罗衣前些天穿的那件软银轻罗百合裙,头发也是挽了飞仙鬓,只是泪水晕了了妆容,看起来倒是有些可怜。

    “打扰了。”俞锦挤出了一抹难看的笑容,这才又恢复了先前的高冷矜持慢慢往外走。

    云草关上门又叹了回气,这才布置了一个阵法后坐在床上打坐。

    缘由心生,缘来则聚,缘尽则散,随遇而安。试问为人的,有几人能做到?

    当太阳透过窗棂在房间里晕出一片金黄的时候,云草才睁开眼。她洗嗽完刚要出去问问刘家兄弟情况的时候,敲门声突然响起。

    “云姐姐,我可以进来么?”鱼素馨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进来吧。”

    “云姐姐,你猜我昨晚看见了什么?”鱼素馨一脸的神秘的说。

    “什么?”云草好笑的看着她,也不知道她是天性如此,还是真的受了那些话本的影响。

    “我看见俞道友偷偷去找伍道友,他们还吵架来着。”鱼素馨小声的说。

    云草听了却是若有所思,难道俞锦昨晚是先去见了伍柏舟才会来找自己的。

    “云姐姐,你说这事我们要告诉罗姐姐么?”鱼素馨见云草没说话拉了拉她的手。

    “他们之间的事比我们知道的复杂的多,你不要去掺和。”云草听她如此说忙提醒道,这丫头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想着那次她对自己出手时候的果断,云草满脸深意的看了她一眼。

    “云姐姐,你为何如此看着我?”鱼素馨的脸上有些微的不自然。

    “素馨,你很聪明,但是我希望你的聪明不要用在这方面上。要知道,你有更好的路,还是说你对伍道友也起了心思?”云草幽幽的说。

    “当然不是,我只是”鱼素馨低下了头。

    “不是就好。”云草点点头不再劝她,多说无益。只是忽的想起昨夜说的那事又说“我们去问问刘家的那两个兄弟回来没有好不好?

    “好啊。”鱼素馨笑着点点头。

    两人出了屋往伍柏舟住的屋子走去,到了的时候他正和罗衣坐在临溪的窗前说话,眼睛里是满满的情意。云草悄悄的用余光去看素馨,她却是没有察觉只眼睛直直盯着屋里说笑的两人。

    罗衣今日挽着精致的灵蛇鬓,穿着一件古烟纹碧霞罗衣裙,细瓷般的脸上还擦了淡淡的朱粉,整个人如同春日里的桃花般,妖娆中透着娴静。伍柏舟今日却是一身白衣,深黑色的长发垂在两肩上,坐在那里如皎皎明月般。细看他的脸有棱有角,肤色更是晶莹如玉,一双剑眉下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云草暗叹,如此相貌,难怪这么多女子都心悦于他。

    “我说吧,这丫头肯定一大早就会来问你。”罗衣一抬头就看见云草和鱼素馨站在窗外,她微微的往后退了退,离的伍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