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五章 好梦(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冬天的夜里除了天上的那轮弯月,到处都是黑漆漆一片,唯有对面灵寂塔上的那颗海明珠发着温润的白光。

    天上慢慢的又出现一轮满月,从暗到明,越来越亮。一东一西,一圆一弯,交相辉映,清亮的月光到处都是。远处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兽吼声,那圆月似乎变的淡了些。云草则看着双月桥合二为一,桥下水面上荡着两个月亮。

    一串银铃般的笑声由远极近传来,众人激动的一下子都抬头去看灵寂塔塔顶,那颗海明珠虽离的远却光亮的很。那笑声越来越大,似在耳边一般。仿佛是一瞬间,一个蒙着面纱的红裙的女子单脚站在海明珠上,另一只脚虚点在空中。

    这便是千灯女呢,只见她赤着如玉的双脚,左脚脚踝上带着一串银色的铃铛,右手上却是提着一盏古青铜灯,里面燃着青色的火焰。等笑声停止她才叹息了一声,双手举起了手中的古青铜灯。一时玉光流转,青铜灯上雕刻的古兽一个个的亮了起来,其中一个虚影突然飞起融入了灯里。灯芯猛的一闪,青色火焰往上窜起,一朵火花突然出现在千灯女的手上。

    她秀手轻扬,犹如天女撒花般,如星星般的光点便飞往各处。一盏两盏三盏,千灯镇瞬间亮了起来,人们的欢呼声也开始从四周传来。云草却是依然紧盯着灵寂塔上的女子,只见她提着灯在虚空中走了一步,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云草睁大了眼,心里装满了疑惑。那女子似乎不在此界之类,那圆月也是,似乎都是在另一个地方,但他们却明明确确的看到了她,真是奇怪的很?云草回想了半天,也未发现这是怎么一回事?只好悻悻的提起眼前的莲花灯,想着到后面去找方旭父子。

    一旁的柳清溪看她走了,忙说了一声“明日我在镇东等呢,不见不散。”

    云草脚下一个趔趄,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家伙却是已经在同那白衣女子说话,她这才继续往后面走。

    等到她找到方旭方德时,两人却是在放河灯。见云草来了,方旭忙塞了一个河灯给云草,云草接过小心的放在水里。长长的玉带河里,已经有了不少河灯,顺着水流带着大家的美好祝福飘向远方。云草看着周围人的笑脸,这才将满脑子的疑惑抛开又开心了起来。何必想那么多,自己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不知道很多事也是正常,她在心里对自己说。

    这时远处人群里突然起了一阵骚动,旁边一个带着头巾的妇人小声道没想到此次花魁和灯使不是一个人。据说花魁是九公主,灯使是征西王的小女儿苏宁语。”云草想着九公主约莫就是第一艘船上的姑娘,至于苏宁语却不知是谁。还有这灯使又是如何选的?

    “莫不是搞错了?”妇人旁边的老妪说。

    “花魁赛的前三自古都是从贵女,民女,名妓中各选一名。这次有了公主,所以征西王的女儿是算在民女中的,至于剩下的名妓则是选的胭脂楼的柳如烟。这结果一出来便送到了灵寂塔的千灯女雕像下,这不千灯女选了苏宁语。”另一个穿着粉色绣花对襟溜金线夹袄的年轻妇人接口说。

    “呦,这次连公主都参加了,真是可惜了,要是柳花没有嫁人,我也让她来。对了,这灯使可是第二艘船上的姑娘?”站在老妪旁边的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妇人笑着说。

    “可不就是。哎呦,那一身的白狐狸斗篷真是看的我眼热。”粉衣妇人又说。

    云草在一边听的好奇,但谁当灯使也不管她的事。这时从远处来了好些画舫,船上均坐着一排打扮精致的姑娘,在灯火下一个个美的很。人们也不放河灯了,都去看美人去了。一路过来那有钱家的公子使了小厮给银子让那些姑娘们来一首小曲,她们自不会拒绝便咿咿呀呀的唱了起来,一时河面上越发的热闹起来。

    方德见方旭听的仔细,一巴掌打在他头上,跟云草商量往街上去。只因着有好梦等着,今夜虽然灯火通明,可是大多的人都会早睡的。

    到了街上,各家的风灯自是点着,商铺里到底冷清了些,恐人还都在玉带河两岸呢。云草他们几人静静的走在街上,心里难得的宁静下来。当地的人早早的的关上门,只留一盏盏风灯挂在屋檐下,一阵风过,石头墙上便掉了些许灰下来。毕竟百年难得得一个好梦,今晚或许不少人能够一梦一生,实现自己难得的夙愿。

    云草这样想着便提议回客栈,方德自是同意,连方旭也在想自己在梦中会不会变成剑仙?

    三人会来的算早,小客栈里除了门口烧的正旺的炉子和眼巴巴的看着街上的小二一人也无。

    云草回了房间,将那只莲花灯放在桌上,自己仔细看了看灯里的火焰。在发现它与凡火未有什么不同也不在去细想,布了个禁制以后这才准备好好睡一觉。可她刚躺下,七宝突然跑了出来,将青玄赶离枕边,自己趴在云草旁边。

    “七宝?”云草将她搂在怀里喊了一声,小姑娘眼睛也没睁开,只往被窝里拱了拱。云草见她如此也没再问,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