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零五章 跳不死井(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不死井在不死河的东头,井边成日里翻腾着灰色的死气。云草站在井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猛的跳了进去。

    自云草开始修炼以来,就没怎么感受过寒冷。如今还未到井底,周身亦有灵力护体,牙齿却犹自上下磕碰了起来,连着身子都跟着抖了起来。有那么一刻,她差点忍不住就飞了出去。因为阴沉沉的死气里,似乎连带她都没了生息,反而正一步步的走向沉寂。即便如此,云草犹自咬牙坐在井底有着九孔的圆石上。

    才坐下去,云草就僵在了那里。因为浓郁的死气,从身下的石孔里急速窜入了她的体内,正以摧枯拉朽之势侵蚀着她的每一寸经脉。原本运行流畅的火灵力和木灵力,忽然都像套了一个灰色厚罩子一般,行动慢慢迟缓了起来。

    渐渐的,连着云草的丹田都开始被死气占领,小小的元婴不在端坐修炼,反而是靠着留春睡着了。云草对留春点了点头后,这才放弃了对身体的控制。元神落在了识海之上的星辰之树上,尽全力保持着自己神魂清明。

    不过没多久,连着她的识海也涌进了死气,她的六感瞬间全失。好在她先前经历过两次,所以并无半点慌忙。不过很快,她就感觉到不对劲,因为无边的困意正汹涌而来。危难之时,云草激发了元神周身的玄黄之气,这才让自己有了丝清醒。有那么一刻,她都感觉到自己就这么睡过去了。死亡,或许就是在这样无声无息的时候来临的。

    彼时,云草的元神是一个外披玄黄之气的圆球,为了不睡过去,云草不得不御使自己的元神在星辰之树上跳来跳去。可是等识海里泛起灰色的海浪的时候,她差点又睡了过去。这个时候,她元神外面的玄黄之气已经越发的稀薄了。云草有点急,但又无计可失。眼见着,识海里的死气已经罩住了大半颗星辰之树,心里便有些慌了。若是任由死气占领识海,她就要与死气里的寂灭之息产生正面对抗。是活着,还是于死亡里永生,或许根本由不得她。

    在人困顿又得不到休息的时候,总是容易暴躁,从而产生一些负面情绪。云草不知怎的,忽然就怀疑起留春来。她想若是自己的元神毁灭,留春说不定就能彻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她这样想并不是没有依据的,她曾经听说过这么一个故事世有双生花,一株二艳,并蒂双花。若想存活,一朵必须不断吸取另一朵的精魂,否则两朵都会败落。到最后,其中一朵必须湮灭,以换取另一朵的生存。她和留春,虽不属同族,可不就是一体的。虽说留春是自己的伴生物,可若是说自己是留春的伴生物亦可行,难不成如今就是决定谁生谁死的时候?她愿意为留春做些事,可并不代表她就愿意这样死去。就在云草还沉浸在无边的遐想中的时候,身周的玄黄之气忽然散发出了微弱的光芒。

    云草陡然惊醒,惊觉自己怎么会怀疑留春?忙跳了跳,让自己清醒一点。可是当死气凝成的海浪沾上她的元神的时候,仅存的理智又湮灭了下去。

    忽然,她的对面出现了个灰影,瞧着跟她的元神有些像。彼时,这灰影正张大了嘴,缓缓的往这边跳。随着一个浪头打来,正好来到了云草旁边。云草意识到危险,飞快的跳到了一边。那家伙却是跟紧了过来。甚至一跃而起,想将云草吞掉。

    “不,我可不能就这么死了。”云草才这样想着,也不躲了。就见着,她的元神上也出现了一张大嘴。

    也不管自己会不会因为分神而再次受到困意的侵扰,就迎了上去。就见着两团元神撕扯在一起,连着虚化的手脚都有了。正当他们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识海里忽地多了一个绿色的光团。

    这绿色的光团一出,那跟影子似的光团就有些心不在焉,一不小心就被云草咬了一口。云草闭了闭嘴,这才朝那绿色的光团道“你们两个都是留春?还是说”

    绿色的光团先是朝云草点点头,这才走到灰色的光团面前,很快就与它合二为一,变成了一颗半绿半灰的小树模样。

    “留春,你给我解释解释这是怎么一回事?”云草瘫在星辰之树上道。

    随着绿色光团的到来,识海里的死气慢慢的退了出去,那股一直以来困扰着云草的困意也跟着消失了,她总算是可以放松下来了。

    生死树,莫不是有两个元神?还是说这另外一个代表死气的元神原本就存在,只是一直都没出来。只可惜留春不会说话,云草也只能感受到它比较简单的心意。多的她根本就意会不到,所以她也没指望问出什么来。

    留春像云草传达了一段模模糊糊的信息以后,就蹦达着离开了云草的识海,朝着云草的丹田而去。

    云草这才发现自己的六识恢复了,神识忙沉入了丹田。就见着丹田里,留春长高了一大截,枝桠更是分出了好几枝,已经初具大树的模样了。她自己的元婴也早已醒了过来,正端坐在树下,瞧着似乎长胖了点。她正要仔细看看,人忽然被抛了出去。待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出现在古城北。只是天上的留影不见了,连着古城都大变了模样,再不复先前的死气沉沉,反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