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2019章 奇诡的死因(2/3)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青袍男子双眉一轩,眼中隐隐升腾起一丝复杂的神色。

    欢喜,无奈,惨淡,期待。

    他自然明白,他的机缘到了。

    若是在之前,这样的机缘,足以让他大声狂呼、欢喜无尽。

    但此刻,死亡的威胁始终笼罩在心头,偶遇净土大能这等旷世机缘、终究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不要多想,全力运转真元血脉,按照你修持的功法,每一个窍穴、每一寸筋骨都要小心。”

    楚天策微微点头,指尖依旧点在青袍男子眉心,开始细细感受着他的气机变化。

    一刻钟,轰隆一声轻响,青袍男子本源狠狠颤抖,血脉真元、突兀开始暴涨。

    天阶下品巅峰灵丹,即便是幻形境巅峰强者,都有极大的效用。

    青袍男子不过是区区神火境,而且血脉亦只是不甚出色的清羽鹤,正常情况下根本无法承载丹药之力。好在楚天策手段神妙无比,真元游走,使灵丹药力的释放始终维持在极限,刚刚好可以最大限度提升青袍男子的本源,却不至于有所伤害。

    大概三个时辰。

    哇的一声,青袍男子一口逆血狂喷而出,气息却是骤然变得昂扬。

    洒在身前草木的逆血,发出淡淡的腥臭,一株株青碧的嫩芽,竟然迅速开始枯萎。

    如同在一瞬间被死亡包裹、剥离了生命的痕迹与力量。

    “多谢前辈!”

    青袍男子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本源深处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清灵与跃动。

    琉璃金身的瓶颈,近在咫尺,似乎随时随地、都可以轻易突破,甚至连不死境,都不再飘渺。

    “不用谢我,我只是体会一下这死亡的气息。”

    楚天策紧锁的眉锋并未舒展,声音反而充盈着先前不曾有的凝重和迟疑。

    青袍男子并没有痊愈。

    准确来说,用“痊愈”这个词并不恰当。

    楚天策根本没有找到青袍男子的病根,眼下的状况,更多的是用灵丹和真元、强行塑造。

    生死人,肉白骨,固然神妙,但与沉疴立起、药到病除,并不相同。

    如今的楚天策正是前者,而非后者。、

    以青袍男子的境界、再加上此刻心神波动、难以自持,自然是很难发现。

    但若是静静修行几年,死亡逼近的问题便极有可能再次出现。

    沉默半晌,楚天策才开口说道:“最初死亡的地点在哪里?或者哪里有尸骸聚集之地?”

    “前辈随我来,都在一处。最初青木星身死的是几个真武境,当初没有人在意,虽然请灵丹师炼制灵丹、亦有升仙大能检查,但没有查出什么毛病,只当做是旧伤反复、本源枯竭罢了。然而之后死者连绵不绝,最初那几个真武境的事情又被提起。”

    “这一次青木星上顶尖的虚空境强者和天阶中品炼丹师都亲自出手,依旧没有查到任何结果。”

    “于是一面将消息上报给宗门高层,另一面暂时当做有仇敌下毒处理,将尸体尽数聚集。”

    “聚集地就是那几个真武境死者的庄园,恰好位于一处相对荒僻的山野之中,其后灵丹师和高阶修者检查尸骸、分析因果,都是在庄园中。其后索性所有尸骸都被抛入庄园中,开始会在仔细检查后彻底焚烧,后来死的越来越多,也就没人去管了。”

    青袍男子一面说,一面引着楚天策前行。

    神火境武者的速度,在楚天策眼中自然是不快,但庄园并不远。

    短短小半个时辰,荒野之中、一座占地颇为广阔、建筑古色古香的大庄园映入眼帘。

    遥遥望去,虚空中似乎弥散着一股惨淡而衰颓的死气,将庄园、连同四周旷野尽数笼罩。

    在青袍男子言中,明显充满了深深的恐惧。

    他刚刚在楚天策的帮助下、炼化灵丹,死气横散、生机顿生,全不似先前那般绝望。

    “前辈,这座庄园内部有法阵镇压,死气并不逸散,后来连镇守法阵的灵阵师和高阶修者都身死魂灭,其中甚至不乏来自其他星辰的强者。后来这场大劫席卷一百零八颗星辰,既无外援、本土强者更是消亡殆尽,这法阵的运转也就渐渐变得滞涩。”

    青袍男子虽然心中恐惧,但还是强忍着为楚天策解释。

    “你回去吧。”

    楚天策微微点头,他自然知晓其心中恐惧,身形闪烁、倏然向着庄园飞掠而去。

    剑王血焰悄然沸腾,本源深处,生命本源神纹和死亡本源神纹同时催动到极致。

    目光灼灼,犹如烈阳朗星,穿梭重重法阵、猛然刺向庄园深处。

    数以十万计的尸骸,堆砌如山,淋漓的鲜血将大地染成深沉的赭色,许多森然的白骨、如刀如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