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949章 所有人都震惊了(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第949章 所有人都震惊了

    秣陵,这是一座靠水的大城,昔日甘宁来袭,顺势攻破了秣陵,掳走了诸葛瑾等人,孙氏一族极为耻辱。

    正因为耻辱,在甘宁退走之后,孙翊和孙匡便在原来的基础上加以休整,并且将唯一的一支有生力量放在这里,交给孙静指挥训练。

    孙翊和孙匡一路的逃,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就是逃。很迅的出了吴县,进入到了秣陵。

    当孙翊看到秣陵那高大的城墙后,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先不管其他,这也算是一座容身之所了。

    不过进入秣陵之后,孙翊又得到了一个坏消息。

    孙静虽然是孙坚的弟弟,但如今也只有三十多岁,人如其名,正因为他没有什么野心,这才被所有人不看重。

    孙翊进入城中,孙静带着众人迎接。

    但是迎接之后,孙静私下却对孙翊说:“仲谋啊,如今江东危局,恐怕老夫也得为我们家族考虑了。”

    孙静乃是如今孙氏一族最年长的长着,与其他人不同,他更加看重的是宗族,正因为如此,一直以来他都是专门负责处理宗族的事务。

    若不是江东确实是无人可用,孙翊这才请他出山,可现在连孙氏的大本营吴郡都丢了,家族还有希望吗?

    在孙静看来,再继续帮着孙翊,这不是给家族埋下祸事嘛!

    与其这样还不如早早撇清,以保全宗族。

    刚刚经历了失去吴郡,失去了老母亲打击的孙翊,当场就呆若木鸡了。

    “叔父,你……我现在只能指望你了啊!”孙翊哀求着看着孙静道。孙静虽然有所不忍。但却非常坚安的摇了摇头道:“你也是孙氏的族人,难道希望家族全部为你陪葬吗?”

    孙翊闻言只能闭上眼睛。

    自己身边如今只有一群新兵蛋子,连一个可用的大将都没有。孙静是他唯一的指望,但如今居然连孙静都要离他而去,这江东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人才凋零,屡屡被人抄了老窝,不单单人才的心都变了,就连自家的亲戚都失去了信心。

    孙匡到来之后得知这个消息也是惊讶万分。

    但叔父孙静的脾气他们都知道,这既然说出来来的话,恐怕真的是没有半分悔改的可能。

    兄弟二人相对无言,只能默默流泪。

    吴县失守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般快速席卷了整个江东大地。

    豫章城。

    刘协中军大帐之中。

    “怎么可能,吴县居然被攻陷了,这……这?”刘协手中拿着张昭从秣陵亲自草拟的文书,脸上满是震惊的神色。

    “什么,吴郡被攻破?我们的军队明明扼守住了豫章,使得吕布的大军动弹不得,吴郡又怎么可能会被攻破?”旁边的高长恭豁然起身失声道。

    “根据情报吕布大军最起码有一万多人以上。统兵的乃是吕布麾下的水军大将董袭和当初被擒的江东将军丁奉。”

    “一万多人!”高长恭从刘协的手中接过文书,不敢相信的看了一眼顿时呆若木鸡。

    孙氏一族坐镇江东,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孙翊等人来不及思考,他们虽然震惊后方出现敌军,但却没想这些人是从哪里出来的。

    但是刘协却不同,他们乃是客居江东,而且整个豫章在他们的手中简直就是铁板。若说有几个并州军偷渡过去倒有可能,但想要让一万多人神不知鬼不觉的过去,除非他们都瞎了。

    更为重要的是,张辽和他麾下的士卒这些日子几乎是一动不动。

    所以,对于这些忽然出现在吴郡的并州军,他们更加感觉到莫名其妙。

    从陆上,并州军的大军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根本不可能绕过豫章而直接攻打吴郡。再加上,水路方面也有鲁肃周泰派人镇守,铁索横江,几乎是铁桶一般的防御线。吕布怎么就能穿插过去,直奔吴郡?

    城外的无数壕沟小河,引入的长江水,加高的城墙都是为了防御吕布大军。长江之上,纵然明知要损失不少,但仍然断绝河道,使得无数人怨声载道。

    如此种种。他们这些日子准备的防御力之下。寇封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派兵偷袭吴郡。那么岂不是说他们这些日子做的防御工事都是徒劳?

    他们所引以为豪的江东防线其实就是一个纸老虎,一碰就破了?

    这种屈辱感,就像是一条毒蛇,侵蚀着他们的心灵。

    “如今可有办法补救?”刘协放下文书,对着众人大声问道。

    刘伯温思量片刻道:“后方失守,我们若是设法补救,那城外的张辽该怎么办?我们的兵力本来就不多,若是再抽调就真的防不住吕布了。若是豫章失陷,吕布前后夹击,我们可就真的再无退路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