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10~中计(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队长,出什么事了??"门外等候的十五队骑士见自家队长与副官从替帐内跑了出来,有些不解。“我们的马车被人动了,全员随我返回!"薇莉特言简意赅。

    圣盾骑士们闻言也不敢多做怠慢,立马跟上副官与薇莉特的脚步。"怎么办?“营帐门口,望着远去的薇莉特与副官,十队队长眉头微皱。

    “派人跟过去吧,都是同僚,出事了不派兵增援怎么看都很可疑,你象征意义的派些士兵跟过去看看,我已经让人通知乔装打扮的军士们动作麻利些了。"

    "好吧,明着阻止是不可能的,目前也只能这样了。”艾丝翠

    疾驰不停地薇莉特脑海中不断闪过艾丝翠德的笑颜,心中不安加剧。

    薇莉特给她的吊坠被摔碎了,预示着艾丝翠德很有可能遭遇了战事或是危险。可是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里驻扎有三队骑士团正规军,就算是血族,要进攻这里教出艾丝翠德也得掂量掂量,何况若是血族要营救艾丝翠德。后者为什么要摔碎吊坠呢??

    “队长!前方发现敌人,看着装,是血族的军队!"薇莉特百思不得其解,现实情况却容不行她多想。锵销的拔~剑声在夜菜之下清脆响亮。

    吸血鬼!“望着自家管地前一地的尸体,副官眼眶欲裂,后续赶上来的圣盾骑士们见状也怒目圆睁。“糟了!“伪装成血族士兵的秃鹫骑士们见圣盾骑士的大部队赶回来了,立马后微。

    "抓到日标了吗?“

    “抓到了!“一名秃鹫骑士恶狠狠地道,提着艾丝翠德冷笑。"这小畜生还挺狡猾,先前没注意,差点让她趁乱溜了!""抓到了就赶紧走,别逗留!别抓住把柄可就麻烦了!“副队长拎着艾丝翠德上马,其余队员也跟着上了马。

    “我们的战马呢?“

    “队长我们的战马如今在马槽里头,现在拉过来根本来不及"副官咬牙道。望着距离自己越加遥远的艾丝翠德,薇莉特神情凛然,持创冲了上去。

    “等等,队长你不会"还未等副言说什么,薇莉特便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凭着一双肉脚追逐壮硕的战马。“啧!这黄毛妮子怎么这么难缠??“望着穷迫不舍的薇莉特,副队长咂舌道。

    "我就不信了,你跑得能有马快! “副队长快马加鞭,o促着身下的马儿提速。很快,双方之间的距离逐渐被拉大了。

    薇莉特感觉自己的呼吸急促,胸口像是烧炭一般难受。她与艾丝翠德相处的这些日子,嘴角咬出了鲜血。不对,完全不对

    这些血族士兵根本不像是在管救艾丝翠德的样子,比起营救,他们的动作更像是在对待一个犯人,或者说,一件筹码。绝对不能,将艾丝翠德交到他们手里。

    她发过誓,一定会言出即行!

    另一边,被过发丝的喧风令得昏昏沉沉的艾丝翠德恢复了一丝神智,她记得自己躲在马车下面,打算借着混乱之际溜走,结果还是被这些伪装成血族士兵的骑士们逮住了。

    还是失败了。

    艾丝翠德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回失败,大概就是从一个监狱,转送到另一个监狱了吧,只不过不是所有人类对自己都会像薇莉特那般无微不至,甚至,包括她的同族。

    也许这就是宿命吧。

    被绑在马车上的艾丝翠徳有些累了,反倒是在这个时候,她有些想念薇莉特了,以至于耳畔都出现了幻听,竟然听到那个女人在喊她的名字。

    "艾丝翠德!“

    艾丝翠德逐渐睁大了眼睛,在马群末尾,她看到了那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

    她拼命地朝自己狂奔,哪怕因喘不上气剧烈咳嗽,哪怕双脚迈越的频率已经抵达了极限,她仍在试图追赶自己,不欧一切,不顾性命地追赶白己

    艾丝翠德抿了抿嘴,一股酸楚自心头涌上吴尖。

    这个傻女人,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呢,明明自己只是想利用她罢了可真是,傻透了。

    然而纵使薇莉特如何的拼命,人终究是跑不过战马的,她与秃鹫骑士们的距离正在迅速扩大,估计很快就会被他们甩掉的

    而就在这时,薇莉特却突然提速了。

    【神圣系速度赐福】

    【神圣系,万能加持】

    她用她学会的为数不多的魔咒,为自己提升了速度,双方的差距逐渐接近,就在她速度慢下来之际,她一跃而起,拼着最后的力量使出了自己的必杀技。

    【意念苍亨斩】

    "刷刷!"末尾的一名秃鹫骑士中招落马,薇莉特趁此机会隐住了这匹马。"该死的!“见有队员掉队了,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